您的位置:首页 > 演出市场动态

伦敦交响登陆国家大剧院 哈丁羽佳玩儿“极限”


  “指挥才子”丹尼尔·哈丁、钢琴小天后王羽佳与伦敦交响乐团登陆大剧院 甘源/摄

3月1日,伦敦交响乐团踏上了它的第五次访华之旅,这次的国家大剧院之行亦是乐团在中国的首站。早在两年前的同一天,伦敦交响首次造访大剧院,彼时的主角还是“指挥沙皇”捷杰耶夫。这次乐团的回归依旧有着十分抢眼的阵容——俊朗帅气的“指挥才子”丹尼尔·哈丁与名冠全球的钢琴小天后王羽佳强强联手,在音乐厅玩儿了一把超酷的“极限运动”。 


  王羽佳与乐团带来极具震撼力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 甘源/摄

王羽佳检验大剧院钢琴牢固度 

自2007年捷杰耶夫接任伦敦交响乐团首席指挥以来,乐团在保持原有风格的同时开始广泛涉猎俄罗斯作曲家作品,此番来华依旧以俄罗斯作品为主打,四部作品当中,有三部来自俄罗斯作曲大师,这其中就包含了堪称世界“钢协”作品难度之最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和普罗科菲耶夫第二钢琴协奏曲,而担任这两部作品独奏的正是在琴坛如日中天的王羽佳。3月1日,她就率先带来了“拉三”这部极具震撼力的巨作。 

有人形容演奏一次“拉三”在体力上的付出不亚于“铲十吨煤”,连作曲家本人也称这部作品为“大象之作”,以此来比喻其庞大和沉重。近40分钟的演奏,除了要付出巨大的体力,还要百分百地投入,精神与肌肉的双重亢奋是对演奏者最大的挑战。影片《闪亮的风采》中的主人公,就因为演奏“拉三”而崩溃。两年前,马祖耶夫曾赞大剧院的钢琴“够结实”,此番大剧院的钢琴再次承受住了“一大波猛烈袭击”。而事实则是,这部高难之作的“力道”其实早在王羽佳手中轻松化解了。“演奏‘拉三’在体力方面确实是个挑战,不但手指要在琴键上来回走动般地演奏,更大的挑战是这部作品中那些很长的乐句,这些都是相当有意思的。当这些乐句来到我面前时,我会感到非常自然。”王羽佳说。整个演奏过程中,王羽佳在快速的旋律和复杂的节奏中清晰地掌控着每一个音符,游刃有余地转换着各种角色,变化的手法令人瞠目结舌,出色的技巧让人为之赞叹。这部钢琴协奏曲也是考验乐队协奏能力的试金石。王羽佳身后由世界顶级演奏家们组成的伦敦交响乐团成为其最坚实的后盾,以高度的契合程度与钢琴形成完美的竞奏,整部作品一气呵成,酣畅淋漓,令观众大呼过瘾。 


  指挥丹尼尔·哈丁将年轻的活力与老道的指挥功力融合得恰到好处 甘源/摄

哈丁化艰深为浮云 

下半场,乐团与哈丁独挑大梁,演绎了斯特拉文斯基的《彼得鲁什卡》。在演奏了颇费精力的拉三之后来诠释这样一部极具个性的作品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就好比刚铲完十吨煤马上又加入到了一个盛大的化妆舞会进行“角色扮演”。这部作品展现了斯特拉文斯基“神迹”般的创造力,其对指挥及乐团的挑战不亚于“拉三”之于钢琴家——能够成就一人,亦能摧毁一人。但乐团以实力告诉我们,“这都不是事儿”!指挥台上的哈丁与钢琴前的王羽佳似乎同样具备一种特殊的能力,能够将一切不可思议的艰深化为浮云。在怪异的节奏型和尖利的管弦乐音色诠释中,哈丁年轻的活力与老道的指挥功力融合得恰到好处,对作品尽情地涂抹着绚丽的色彩。一个小手势的给出,与之呼应的是乐队的巨大张力,也为观众带来了不可思议的震撼。 

“普罗二”与“马勒一”精彩压轴 

3月2日,王羽佳将继续携手哈丁挑战另外一部钢琴协奏曲的巅峰之作——普罗科菲耶夫第二钢琴协奏曲。这部作品的难度与前一晚的“拉三”可谓不相上下,各有千秋。复杂的声部、激烈的敲击、夸张的大跳、急速的跑动……王羽佳将再次展露其高超技艺。在这之后的马勒第一交响曲则成为乐团大剧院之行的压轴之作。2009年,阿巴多大师与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在同一舞台上演的马勒一至今令人难以忘怀。作为阿巴多大师曾经的助理指挥,哈丁将诠释这部包罗万象的宏伟之作。